敌在加勒比?为了委内瑞拉,伊朗油轮与美国军舰或在海上对峙
5月21日,一艘满载精粹油的油轮刚刚穿越直布罗陀海峡进入了大西洋。这艘名为“克拉福”号(Clavel)的油轮挂着伊朗国旗,一个多月前从波斯湾的班达尔阿巴斯港起程,绕行阿拉伯半岛途径苏伊士运河飞行至此,估计将于6月2日抵达目的地——或为加勒比海南岸的委内瑞拉。 伊朗与委内瑞拉已有几十年的深沉友谊,部分原因是两国与美国的仇视联系。面对美国的制裁,两国一向互相协助坚持互相的买卖活动。可是,这种标志着“一起反抗”的协作好像充溢危险。 5月14日,美国要挟称将对伊朗运往委内瑞拉的油气燃料采纳举动。尔后有伊朗媒体报导,美国已在加勒比海提早布置了一支舰队,伊朗油轮或许会遭受突击。伊朗政府发言人阿里·拉比伊本周宣告正告,若美国干涉伊朗与委内瑞拉之间的买卖,伊朗会“保存全部挑选”。 20日,委内瑞拉军方表明,将在委海上专属经济区内护卫伊朗油轮,并与伊朗国防部“坚持亲近联系”。 人们不由心生疑问:美伊之间的下一次抵触,会不会不在波斯湾,而是加勒比海? 伊朗:美国,别做“加勒比海盗”! 除了“克拉福”号之外,还有四艘悬挂伊朗国旗的油轮连续从波斯湾驶出,它们均在阿巴斯港邻近的一家汽油精粹厂装载了货品。据半岛电视台报导,包含“克拉福”号在内的五艘油轮容量约为17.5万吨,装载的精粹油价值至少4550万美元。 据中东新闻网站“Al-Monitor”5月18日报导,这些从伊朗驶出的油轮故意含糊了其行程目的地。“克拉福”号5月12日先是将目的地设为委内瑞拉首都加拉加斯,随后改为了“待指令”。另一艘名为“福雷斯特”号(Forest)的油轮5月14日将其目的地设为“南美,待指令”。 Marine Traffic显现“克拉福”号5月21日刚刚穿过直布罗陀海峡向西行进,目的地“待指令”海上石油买卖信息专业网站TankerTrackers.com首要报告了上述油轮或许正前往委内瑞拉,随后多家媒体依据船舶实时盯梢体系的数据也得出了相同定论。依据在线船舶追寻体系Marine Traffic的实时监控,五艘油轮悉数向西驶向美洲。第一艘油轮“财富”号将于5月25日抵达委内瑞拉海岸,其他油轮将在五月底至六月初连续抵达目的地。这一不寻常的轨道马上引起世界重视。 5月14日,美国白宫高级官员表明,美国亲近重视伊朗油轮的意向,正在考虑对伊朗向委内瑞拉运送的燃料采纳办法。5月16日,伊朗半官方媒体法尔斯通讯社报导称其收到音讯,四艘美国水兵军舰现已布置在加勒比海,“或许与伊朗油轮坚持”。 尔后,伊朗方面对美国的责备晋级。17日,伊朗外交部呼唤了代表美国在德黑兰利益的瑞士大使,要求其向美国传达伊朗的“严峻正告”,对伊朗油轮任何的潜在要挟都将会得到“敏捷而决断的回应”。同日,伊朗外长扎里夫致信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斥责美国在加勒比海区域布置水兵军舰干涉伊朗向委内瑞拉运送燃料。扎里夫称,美国所作所为是“海盗行径”,正告美国“将会为全部结果担任”。 据半岛电视台报导,现在尚不清楚美国会对上述油轮采纳何种办法。可是就在5月14日,美国财政部、国务院和海岸警卫队忽然发布联合布告,正告称包含伊朗在内的一些国家采纳了不合法运送和躲避制裁的特别手法进行买卖。该布告重申了此前的建议,正告与伊朗伊斯兰革新卫队进行严峻买卖、运送或出售石油的行为都将面对制裁。 《华盛顿邮报》20日征引美国官员的话称,特朗普政府正在权衡对伊朗采纳新的制裁办法,还或许经过美国诉讼程序没收伊朗的油轮。美国官员称,美军驱赶舰上的军事人员理论上可以登上伊朗船舶进行检查。知情人士称,还有别的一些美国官员呼吁坚持抑制,以为只需伊朗向委内瑞拉运油成为常态后美国才可介入。 这已非伊朗初次冒险向其他被制裁的国家运油。上一年7月,直布罗陀当局以涉嫌违背欧盟制裁向叙利亚运送石油为由,在直布罗陀海峡扣押了名为“格蕾丝一号”的伊朗油轮。同年8月,美国司法部提出申请由美方持续扣押油轮,但直布罗陀法院终究作出了开释油轮的判决。“格蕾丝一号”获释后更换了油轮代号,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推特上揭露称收到情报部门音讯,这艘油轮仍是不管正告前往了叙利亚塔尔图斯港。 同病相怜,同舟共济 就在美国摆出要挟姿势后不久,委内瑞拉方面也开端发声,默认了媒体报导的真实性。 5月20日,委内瑞拉国防部长弗拉基米尔·帕德里诺表明,委内瑞拉军方将以飞机和船舶一起护卫伊朗油轮进入委内瑞拉专属经济区。帕德里诺在承受委内瑞拉国家电视台采访时感谢了“伊朗公民的联合与协作”,还表明现已与伊朗国防部长哈塔米“坚持亲近联系”。 委内瑞拉与伊朗的友谊由来已久。1999年查韦斯担任委内瑞拉总统期间,与伊朗政府树立了结实的买卖和外交联系。查韦斯揭露支撑伊朗强硬派总统内贾德的核计划,2007年,他与内贾德一起宣告树立对立“美国帝国主义”的“一致轴心”。查韦斯身后,继任者马杜罗连续了与伊朗的传统友谊,经常可以看到同被美国制裁的两个国家互相“帮腔”,买卖协作更是“一起反抗”的标志。美国官员表明,美方“高度确认”马杜罗一向在向伊朗付出很多黄金以获取燃料。 沙特媒体“阿拉伯新闻”剖析指出,伊朗对委内瑞拉的支撑凸显了制裁作为美国外交政策东西的局限性。被制裁了数十年,伊朗得以全面发展自己的炼油业,自行出产炼油设备和规划巨大的轿车燃料。 由于新冠肺炎大盛行形成全球需求萎缩,伊朗大部分的石油都未能售出,迫切需求收入。依据开普勒油轮追寻体系的数据,2月伊朗的原油出口现已下降至每日25万桶,而在美国2018年对伊朗重启制裁之前,出口额约为250万桶。 因而,与委内瑞拉的买卖成了伊朗化解本身经济窘境的手法。据“阿拉伯新闻”上星期报导,受美国制裁的伊朗马汉航空仅在4月最终一周就屡次飞往委内瑞拉。美国媒体报导称,伊朗向委内瑞拉供给了汽油添加剂、零件和技术人员,获得了9吨金条作为报答。 相比之下,同为欧佩克成员国的委内瑞拉尽管坐拥全世界最大的原油储量,但由于多年办理不善,已没有可以正常作业的炼油设备。据路透社报导,委内瑞拉国家石油公司的炼油厂网络每日可以出产130万桶燃料。可是依据该石油公司的一份内部文件,由于出资缺少,设备缺少保护,这些炼油厂本年3月的处理量仅为每日101000桶,出产量仅为每日7000桶。 近年来,委内瑞拉国家石油公司现已开端承受燃料进口作为原油出口的付款。可是,由于特朗普政府2019年1月将委内瑞拉国家石油公司列为制裁目标,一些首要的美国协作同伴与其中断了联系。不仅如此,华盛顿还向西班牙的Repsol、意大利的Eni和印度的Reliance等委内瑞拉其他的买卖同伴施加压力,要求其不得向委内瑞拉供给汽油,只能运送柴油。 由于美国对供货商的压力,委内瑞拉的汽油缺少在最近几个月更为严峻。首都加拉加斯的加油站门前排起了长队,人人巴望能买到油。汽油缺少现已严峻阻止了食物供给,疫情期间医师也无法抵达医院。不管油从哪里来,委内瑞拉的民众现已等不及了。 委内瑞拉政治危险及石油买卖咨询师胡斯·查尔胡布对《华尔街日报》表明,委内瑞拉常常停电,当地民众依托发电机来发电,但发电机需求燃料。司机常常会在车里坐好几天才干比及购买汽油的时机。手里有美元的人则在黑市上购买来自邦邻哥伦比亚的油,但由于通货膨胀,本钱昂扬。 “我不在乎汽油是否来自伊朗,只需我能用上。”35岁的委内瑞拉经济学家卡门·里维罗说道,“没有汽油,就无法运送粮食,人们也无法作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